• 男孩子都要割包皮嗎?

(本文摘自莊錦豪醫師於85年11月15日發表於中國時報33版,題目是:花與包皮的聯想三部曲之第三章)
  如果「不戰而屈人之兵」是用兵的最高境界, 那麼「不動刀而能治好外科疾病」, 應是外科醫生的終極目標。
  對於男人一輩子總有時候要面對他的包皮問題,我常有個幻想:如果包皮真的像花瓣一樣,在稚嫩之齡,包著龜頭 保護它,及長之時,綻放後自然脫落,讓龜頭完全裸露,那將是造物主另一項無上的美德。
  很多媽媽在門診,常若有所思地說:原來生男孩也這麼麻煩,當然他們指的是包皮所惹的麻煩,除了前面所提要不 要清洗的問題,還包括要不要給孩子割包皮,什麼時候割的問題. 
  割包皮(包皮環切術),是人類所做最古老的手術之一,從出土的1萬5千年前舊石器時代的壁畫,就有描繪割包 皮的情景。埃及出土的西元前2300年的木乃伊,有割過包皮的。這項手術,也是人類最常施行的手術之一,不過,在 美國,它的流行,也是近百年來的事。根據有心人士的調查,1870年時,祇有5%的美國男性割過包皮;1900年增 加到25%;到1960年,則全美有95%的男性割去包皮。觀其數目,令人不禁有「猗猗盛哉」之嘆。不僅東方男子要 遠遠地瞠呼其後,連歐洲白人也要自嘆弗如了。
  大概是物極必反,包皮割得太多太過火了,各種併發症的報告紛紛出籠,而割包皮時,將新生兒五花大綁,在沒有 充分麻醉下,新生兒尖叫聲中,由技術不甚精湛的實習或住院醫師執行,被很多人攻擊,視為令人震驚的酷刑。導致美 國小兒科醫學會,於1971及1975年兩度出面呼籲:醫學上沒有充足的理由給每個新生兒割包皮。也就是不鼓勵男孩 子一出生就割包皮。此後幾年,接受包皮手術的新生兒,比率一路下降,不過,在目前,仍有80%左右的美國男性割過 包皮。筆者認為,這麼高的盛行率,和猶太人的影響,絕對脫不了干係。因為同為白人,歐洲國家就不時興這項手術。
  贊成割包皮的人,以前曾信誓旦旦地舉證,說它可以減少婦女發生子宮頸癌。嗣後的報告,卻無法支持這種說法。 目前,唯一確定的是,它可以減少男性發生陰莖癌的機率。這項手術,也可能可以減少兒童發生尿道炎。但是,如前面 所述,筆者認為,包皮加尿布,才容易導致尿道炎,單單怪罪包皮是不公平的。目前還有報告顯示,割包皮可以減少性 好漁色的男性感染性病,甚至減少愛滋病的感染。這些林林總總的理由加起來,彷彿在宣告一項福音。男人的包皮愈來 愈掛不住,早晚非割不可。曾經猶豫的男性,在「世紀黑死病」罩頂的今天,更有充足的理由到手術台上「赴義」。
  筆者不贊成男寶寶一出生就割包皮。如果孩子有持續一次以上尿道炎,包皮炎或因包莖導致小便困難,可以考慮在 6個月到1歲半的年紀,全身麻醉下,從容又無痛地接受手術。這種年紀的寶寶,麻醉方面較更小的孩子安全,而術後的 恢復又較大孩子好。照顧方面,較不費事,如果錯過了這個年紀,筆者比較贊成10歲以上,即小學5年級以上的時候, 才給予手術。一方面到達這種年紀的小孩,較好溝通,可以在局部麻醉下,從容地完成手術。另一方面,大孩子術後較 不囉嗦,恢復也較好。
  筆者最怕給2、3歲到5、6歲間的孩子動包皮手術。孩子似懂非懂之齡,最不容易溝通,幾乎所有麻煩的問題都會 發生。不過,目前仍有一些同仁,對此有不同的看法。家長在給孩子做決定時,宜事先和醫師溝通瞭解,免得一家人為 了孩子包皮的小事, 搞得雞犬不寧。
  莎士比亞有一句名言:美不過是那層皮而以。千古男人的煩惱也正因命根子上的那層皮而生,因那層皮割去而滅。